再次找回自己

艾莉莎的故事


一位婦女凝望窗外,在書桌前沉思。

我和我丈夫訂婚後不久,他便承認他以往曾與色情搏鬥,他知道這件事很可能會毀了我們的婚約,但他想要完全誠實地面對我。

我為這件事沉思並祈禱後,決定不解除我們的婚約。我在青少年時期就學到有關贖罪和寬恕的教導,而且覺得這個問題已經過去,我不應該拿他已經悔改的事情來論斷他,也不覺得色情會是我們婚姻中的問題。

但是我們結婚五個月後,這個習癮回來了。身為妻子的我決定要幫助他解決這個問題。我們在婚姻中的平等性瞬間改變了。我們從夫妻的身分變成罪人丈夫和聖徒妻子。我覺得我應該救他,因為那是我的責任。然而,結婚五年,兩個小孩,後來搬過一次家,情形並沒有改變。

沒能解決我丈夫的問題,對我而言,一點道理也沒有。我讓他讀書、文章和經文,聽一些歌曲,建議他一些處理問題的方法,但他都還是常常觀看色情。最傷我的就是他開始對我撒謊。我孤單地承受哀傷,有一天晚上,我把浴室鎖起來,穿著衣服爬進沒有水的浴缸裡,把浴簾拉上,無法控制地大聲痛哭。我那天沒有用虔敬誠懇的方式祈禱來表達自己的感受,反而是從靈魂深處傾瀉不加思索的憤怒。

我的心裡充滿了疑問:我的婚姻到此結束了嗎?我讓自己保持美德和潔淨,卻換來被色情玷污的婚姻嗎?我是堅強地忍受這件,還是愚蠢至極?誰能幫助我呢?

我的思緒慢慢緩和下來,足以讓天父來告訴我該怎麼做──獲得一個聖職祝福。我很怕告訴別人這些發生在我生活中的事;但是那天,講出我的痛苦似乎變成一種欣慰的解脫。我知道我必須這樣做。

不久,我請我哥哥給我一個祝福。從他家回家以後,我覺得我需要找一個和我情形相同的成功故事。我告訴自己:「如果能找到一個故事,一個也曾經戰勝過色情的人,我就可以再過一天。」很幸運地,那天晚上,我真的找到這麼一個故事。其實我找到的不只一個。我甚至找到由一對後期聖徒夫妻所寫的書,書中談到一個色情上癮者和一個像我一樣想要處理丈夫上癮問題的配偶的經驗。我立即訂購了那兩本書。書寄來的那天,我埋首讀著那位妻子所寫的書。

起先,我無法接受丈夫有習癮的這個事實。我願意承認他有問題,但不承認他上癮。想到上癮就讓我發抖。我越讀越覺得這件事情是可以接受的。我和一個對色情上癮的人住在一起。我學到我不能冀望自己去導正丈夫。我的理智大聲對我說這本書講的是錯的,但我的心感覺到它說的是真理。

在閱讀的過程中,我讀到參加一個12步驟的聚會是很重要的。我的理智再次告訴我這本書講得不對。我覺得治療和聚會都是給情緒受傷的人參加的。接受參加這個聚會的觀念等於承認我情緒受傷。我要相信我沒有受傷,但是我心裡知道我需要幫助。

讀完書的最後一章,我給我丈夫寫了一封信,並且要他在我讀信的時候坐在我身邊。我對他說我要設一些界線,我需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自己從他的習癮中抽離出來。周末的時候,我自己一個人住到離聖殿不遠的一間旅館裡。我先從參加聖殿教儀開始,花一些時間沉思,我祈禱了好幾個小時,讀了經文,而且把每一個感覺寫下來。在回家之前,我又參加了一場聖殿教儀。

又回到家人身邊時,我清楚地知道我需要做的是什麼。透過戒癮計畫,我找到一個給色情上癮者妻子的支援小組,每星期我都要開一趟每程45分鐘的路程去參加聚會。雖然我還是覺得要回歸正常作息很不容易,不過我一天比一天好。我從來沒有這麼仰賴我的救主。這個計畫在我身上行了奇蹟,因為它把我帶回到救主身邊。我的救主幫助我哀傷,也幫助我了解習癮。

距離我哀求得到幫助的那個黑暗的日子以來,已經快一年了,我發現自己跪下祈禱時,臉上是帶著微笑的。我為所遭遇的考驗而感謝天父。這考驗帶領我比以往更接近救主,我真的是由衷感謝。

感謝復原的過程讓我又找回了自己。我重新發現了自己的才能,找到了真正讓我快樂的事情。以前我忙著當聖徒妻子,讓自己完全迷失在丈夫的習癮裡。它消磨了我,也消磨了我的丈夫。今天,透過救主和戒癮計畫所教導的原則,我得以積極地向前邁進。

我還在復原當中,難過的日子還是有,但是現在,我可以用平和的情緒來處理問題,因為我知道我的支持系統在哪裡。我學到寶貴的教訓,知道什麼是希望、信心與基督般真正的愛。由於我的這些經驗,我可以愛得更深切,活得更充實,笑得更燦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