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正確方向前進

撒母耳的故事


一個人站在一塊指著不同方向的標示牌旁邊。

我剛滿12歲那年,無意間接觸了色情和自慰行為。這完全吸引了我,雖然我知道這不對,試著要停止,但是我很快就上癮,沉迷其中了。

我17歲時,終於去向主教求助。我花了很長的時間努力整頓生活,以便能配稱、光榮地去傳教。等我返鄉,我認識了我太太,我們在聖殿結婚。我以為我已經克服習癮,完全擺脫它了。但是,在結婚三個月,我們第一次發生嚴重衝突之後,我又開始被色情困住了。雖然我太太知道我過去的情形,但是我覺得一定不能告訴她我又被困住了──我害怕她會離開我。

我知道我的老毛病又犯是不對的,所以把我的困難告訴主教。他建議我參加一個12步驟的戒癮小組來尋求幫助,不過,想到這件事讓我很反感。 我心想:「上癮?我沒有上癮!這只是我的一個壞習慣。」然而,我答應主教,萬一又搞砸,我一定去。

婚後大概一年,我漸漸地深陷在這個習癮中,我開始不去大學上課,不去工作,只要一有機會就觀看色情媒體。有一次,我一連好幾天,每天花8到10個小時,一直沉迷在這習癮中。我完全失控。

最後我在電話裡和我太太談這件事,結果我們大吵一架,談到激動處,她對我大喊,她覺得我不是她當初嫁的那個人,然後掛斷電話。我再回電,她不接電話了。我相信我們的婚姻已到盡頭。更糟糕的是,我對神的信心不再像從前那麼堅定。我覺得沒人理我,很孤單,毫無希望。

我深陷習癮,再加上後來與我太太起衝突,終於讓我相信我需要試試看去參加12步驟的計畫。我開始參加「性成癮匿名會」的聚會,認為我可以每週進行一個步驟,然後治癒。我的態度就是盡快成功克服。我參加聚會,嚴格過濾我所有的每件東西,慢慢進行前三個步驟,兩年後,我終於開始獲得醫治,漸漸覺得我又對基督真正有信心了。

我還是會有做不好的時候,但是我保持了不沾染習癮數個月,才又犯癮,我可以看見自己的進步。我太太非常支持我,我們的關係大為改善。大約在那個時候,我們的兒子出生,多年來我首次對未來感到充滿希望。然而,幾週後,我發生嚴重的意外,使我頸部以下全都癱瘓。

起初,我以為這個意外會治癒我的習癮。如果我的頸部以下沒有任何知覺,那我怎麼可能受誘惑去觀看色情或自慰?所以我的確感到不受這些習癮所困擾達18個月。但是在脊髓損傷後,身體產生了一套全新的情緒和其他相關的刺激反應。我漸漸地又犯了這個習癮。我停止參加康復聚會,而且不好意思回去。但是那時我的朋友們開始來找我,告訴我他們難以啟齒去尋求諮詢,於是我鼓起勇氣,帶他們去參加聚會。在這段時間我學到,為了成功戒癮,我需要讓這件事公開。我需要康復,不再只是為了我自己的救恩,這也能幫助他人康復。我們共同發現的這個支援系統讓我們一直走在正確的道路上,這樣才能真正展開持久的醫治。我找到了透過基督和同胞情誼而來的醫治。

這次我更勤奮地進行這項計畫,每天更深切、更為個人情況尋求聖靈。我終於明白,我不必單打獨鬥,神會幫助我。我越向祂求助,就獲得越多回答,知道如何克服誘惑。每次獲得回答,我一定立刻採取行動。過了一段時間,我又能夠運用選擇權,我的習癮也逐漸遠離我的心。

現在我不沾染習癮已經一年了,但實際的時間長短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康復的程度。我從未像現在這樣,有這麼多的平安、自由和感激。我的婚姻改善了,我太太和我最近剛有了第二個孩子。對於救主、對於祂給我的愛,我心中的感激無法言喻。一路走來,這段歷程漫長而艱辛,未來也還有一段長路要走。但是我很高興能夠朝著正確的方向走,而且有救主一直在身旁支持我。